边布谷

“但愿明天赠我,未来也是慷慨。”

心若为城。

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子弹支离开胸前苍白皮肉,透体爆裂开炙热温度,灼烫着一颗心跳动鲜活。
探臂虚摆无依,拥没空落之间哑然瞻望,日光笼罩一天一地无边旷远,复涌上眼底迭起散影,此时堪圈定眼前一人。
恍然无边的城傍神经末梢腾起,构建迷困穹野。光景扇面层叠流褪,延至中心留人影深伫,于破碎中嵌出朦胧又失真的轮廓。
情绪堆叠心口,缓慢融化封缄言语。沉默缀上喉头,唇口翕动只出斑驳气声,道尽平生爱意。
单膝下屈,不得半刻嘭声磕地。慵倦掀睫,仍如常流连他眉梢冷清余韵,寒冰淬火般徒生雾白,一片通透喜悲。
膝下挪去,摊掌伸前,又缓又重地去扣他扳机下的银色指环,俯颈落下虔诚亲吻。

#战损
雨来得急遽,撕裂沉闷气罩落声噼啪,裹挟细微喘息颠沛,穿梭枪火偃息的夜。
枪身淬烧水汽漫上鼻端,阴寒缠掌寸寸攀升,冰冻适才沸腾热血。垂眼借光火端详小块湿渍,细致揩去,捻灭一星半点奄奄燃意。
血污层叠抽离地面,复隔空抛把晦暗碎色,迷乱旷冷双眼。巷尾大片斑影留迹,印作亡灵生前凭证。
惨绝光景铺就,泅渡血海又一遭。
一撩衣摆水珠飞溅,拽低帽檐落坐石阶。合臂枪械横置身前,齿间死衔截纱布,牢牢捆扎肩上淋漓伤口。

窝在房间里偷偷写给爸爸的节日贺礼…。

高楼大厦傍时代而起,缓慢构建起钢筋水泥的穹野。入夜伊始,蹚过滚滚车河,喧闹街头燃的是人间烟火,光景未改。
我摊在她柔软的胸脯上,双臂拢着她脖子晃啊晃。声浪一重一重,覆过我喉头咕哝着的小话儿。
她唱。
飞越这红尘永相随,
等到秋风起秋叶落成堆,
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。
温热吐息打着旋轻搔过耳侧,歌声听不真切,漾着涟漪揉散在一片掠影里。我眼皮发沉,蜷在馨香臂弯里酣睡,枕着一席溽暑夜风,遥遥梦了十几个春夏秋冬。